暮海.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醉酒

#德潘隐德哈#
#德视角#

  指腹摩挲冰凉高脚杯杯壁,手腕轻转使深红液体回旋叠荡吞没杯上折射幽绿微光。
  
  明暗忽闪的石壁焰火,颓废奢丽的阴郁地窖,空气中充斥着高浓度酒精的气味,刺激着人本就有些发狂的神经。
  
  转手将威士忌一饮而尽,过度摄入的酒精很快化成热气发散到全身,慵懒勾起两根指头不耐的扯下领带衣扣,一只手懒懒搭上沙发靠背眯起眼享受着暴露肌肤上的凉意。
  
  交错的酒杯,狂乱的舞乐。今夜属于斯莱特林。
  
  “来喝一杯?”身旁沙发软软陷下,酒液在空中碰撞随后精准落入杯中。不用睁眼就知是谁。
  
  冲着身旁人抬起胳膊,杯壁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谢了,敬今夜。”“嗯,敬狂欢。”辛辣感随着仰头的动作狠狠冲进食道撞入胃中,放肆的留下一道火辣辣的烧痕,舌尖轻舔两下嘴唇眉头微皱:“这酒够烈,哪里的?”“帕金森家典藏,比一般火焰威士忌高上十几度。感觉怎么样,德拉科?”
  
  “挺像你,潘西。”轻笑一声又将领带往下扯了扯,热气不断上涌冲击着神经,意识逐渐有些恍惚。感觉身旁人似乎往身边靠了靠,温热的鼻息夹杂着酒气与呼吸交缠,发烫的胸膛被一只冰凉的手抚上,“那么,想不想尝尝我的味道,德拉科?”
  
  “喝多了可就不淑女了,潘西。”努力把意识从模糊地界拽回,无力地挥挥手将她推开,“你该回你的舞池中去了。”
  
  “不,德拉科,喝多的是你。”她的声音柔的像一片羽毛,在耳边轻轻吐息,“舞池早就没人了……你醉了。”蛇一般的手臂缠绕上脖颈——毒蛇在蛊惑着人子吃掉禁果。
  
  意识不再清明,仿佛站在无光的黑暗边缘摇摇欲坠。
  
  深呼一口气,强打起精神低头使视线聚焦在依附在自己身上的人上,头一片昏沉,只捕捉到一头微乱的蓬松黑发。
  
  远处晦暗不明的幽绿焰芯像两只碧绿的眼眸,遥远又咫尺。
  
  “来吧德拉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手不受控制的抬起对面人的下巴,已听不清两片薄唇里在吐露什么致命话语。意识被吞没的瞬间,我知道自己抚上那双碧绿眼眸,吻上那乌黑发顶。
  
  “这可是你自找的。我可不负责任……”
  
  来吧,这暗夜中的禁忌,翻涌着的欲望。
  
  敬我们堕落的灵魂。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