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海.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德亚】共舞。

#德视角#
  
  在一片灯影绰绰的交融气氛中,我看到她提起裙摆款款向我走来,被白丝包裹的柔荑轻轻搭在我作邀式的手上,一双眸子像遥远天际上坠落的两颗星辰熠熠生辉。
  心情愉悦嘴角挑起一抹保持着风度的笑意,小臂使坏似的上抬在手背落下一个轻吻,无视周围一片炙热目光迈着从容步调带着因羞涩而面颊有些微微泛红的舞伴旋进舞池。
  悠扬的慢舞乐声滑过她的丝绸般的金发,抚过她雪白的肩胛,我低头凝视着那双目光微闪的眼睛,穿透它们想起了那些曾从她口中低缓流淌的中世纪遥远的秘闻与古老的歌谣,恢宏的战戈与冗繁的诗篇。
  我曾意外的与一位不知谁家的小姐相谈甚欢,却将她的名姓遗失在了遥远的花园。
  在宾客席上发现她的那一刻,我在心里窃喜庆幸着举办了这场交际舞会。
  “很荣幸能与你共享这今夜的第一支舞,格林拉格斯小姐。你今天真如戴上桂冠的月亮女神一般光彩照人。”
  “您也如太阳神阿波罗一般英俊迷人,马尔福先生。女士们的目光是最好的证明。”
  轻笑一声手托上她纤细的腰肢,踏着音乐的节奏将舞伴抛出,经过一个完美的旋身转后又将之拉回,我们贴的如此相近,彼此的呼吸与心跳交融在一起。于是我凑近她的耳畔,与她耳鬓厮磨着说出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话语。
  那天的杯酒、歌乐、灯光,连同那支缠绵迷离的舞步,在记忆中与她绯红的耳根融为一体。
  

 ——我如此眷恋着她,我的爱人阿斯托利亚。
  
 

  
  很多年后,年轻不再的我在庭院里想起初见时她铺盖在四月微风里茵茵草地上的柔软长裙,膝上一本草叶微沾翻动未央的书。她用纤长的细指温柔的抚平书页扫掉细草,敛的温顺的眼睫在白皙的脸上打下阴影,顺滑的金发安静的躺在旁侧。
  我向着与那天无二的阳光伸出那只曾经牵过她与之共舞的手。
  可我知道,再也不会有人红着脸颊,与我共赴这一支永远不会启程的终章。

ps.其实是名朋给一位朋友的骰输。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