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海.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德赫】背向而驰

#原著片段#
#德赫#
#不同阵营爱情#
#误解向练笔#
  

  烈焰噼啪的燃烧在遍地狼藉的沼泽场地上,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帐篷被烧成的焦黑的碎片,黑烟发出刺鼻的气味嚣张地向上撺掇,抽打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巫师,他们惶恐地乱作一团,抱头鼠窜。

  头顶巨大的骷髅标记正吐出逶迤的巨蛇,深绿的两颗眼珠和森白的尖利毒牙一同放射出阴冷的光。

  抱着臂倚在一棵树上,嘲讽的看着这群人狼狈的窜逃。呵,愚妄低贱的人,这是无上荣耀的食死徒带给你们火与血的预象,为“那个人”的归来所预备的洗礼。我知道父亲也在这行列,高举着迎接那位大人的火把,踏过一地的残骸,而我,德拉科·马尔福,应该在一切发生之前远离这里,待在舒适安全的地方享受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带来的优越感。

  但是……哼!耳朵捕捉着营地上渐弱渐远的哭喊声,指尖一下下敲击着胳膊流露出不耐。强压下心中的烦闷感,对自己不可理喻的行为自嘲了一番:竟然像佣人一样在这里等那三个愚蠢至极的格兰芬多!
  

  ——都是那个该死的泥巴种,赫敏·格兰杰!
  

  皱了皱眉,在心中咒骂一声,深呼吸两次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

  ……

  “荧光闪烁!罗恩!你还好吗?”

  “被树枝绊倒了,真糟糕……”

  “哼,长着那样一双脚,恐怕很难不被绊倒!”熟悉的声音终于在附近出现,不等说完熟练的打断他们无聊的对话特意抬高音调讥笑出声,满意的微扬起头收获到了三份惊讶的注视……以及来自一个无脑鼹鼠的怒骂。

  “说话干净点。”没有心思斗嘴,视线自动越过红毛鼹鼠紧紧盯着还算有点脑子施了照明咒的格兰杰——蓬松的卷发上沾满了灰尘草屑,往常的自信神情如今只剩一派焦灼。心中烦躁莫名上涌脸上嘲讽不减目光逼向疤头:“我说——我看你们还是抓紧时间逃跑吧!你们应该不希望她被人发现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因对面两个蠢蛋点头的动作而稍作平复的不知名火气一下子又蹿升起来——这个愚蠢的格兰杰!压抑住怒气特意压重字音放肆了脸上的假笑:“格兰杰,他们找的就是麻瓜。难道你愿意在半空中展示你的衬裤?如果你愿意,就在这儿待着吧……忘了说,他们正朝这边走过来,我们大家可以大笑一场了。”

  一片怒目而视。很好。

  “赫敏是个女巫!”意料之中的,疤头愤怒的叫起来。

  “随你的便吧,波特。”似乎血液里早已带有这样的本能,立即用最尖锐的话语针锋相对回去,“如果你觉得他们辨认不出泥巴种,就尽管在这儿待着好了。”

  话音刚落视线内闯进一头红色乱发——鼹鼠上前一步目光带火,长满雀斑的脸因为生气而发红:“你说话注意点!”

  哦?有趣,向我施威?
  
  想在喜欢的女孩面前逞英雄?
  
  “别理他,罗恩!”挑眉刚待反唇相讥却看到格兰杰维护性十足的动作,干脆拔高声音带着挑衅直刺鼹鼠:“太容易受惊吓了,这群人,是吗?我猜你爸爸叫你们都藏起来?他准备做什么——去把那些麻瓜救出来?嗯?”
  
  “够了,马尔福!你的父母呢?在那边,戴着面具,是不是?”波特推开韦斯莱,突如其来的反问令我一怔——是啊,没错,那又如何?那里站着的人是你们不了超越的高度。嗤笑一声,目光却不由自主瞟向格兰杰,她直直的视线竟使我无法继续说下去。沉默片刻,最终只得淡笑开口:“我说……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告诉你,对不对,波特?”
  
  “哦,快走吧。我们去找找其他人吧。”一片僵硬的气氛里,格兰杰翻了个白眼打破沉默,拉住波特的衣服从身边走过。
  
  不露声色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克制住触碰她头发的欲望,垂眸俯视低声暗嘲道,“把你那颗毛蓬蓬的大脑袋低下,格兰杰。”如果不想惹上麻烦,就低下你那颗高傲的头。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远处传来枯叶碎裂的窸窣声。如果你们两个蠢货可以理解我在说什么的话,最好现在就带着你们的小女巫逃到自己父母的庇护之下——当然,你们的作用也仅仅是保护女性罢了。

  斜靠在树上满意的看着三个人恶狠狠的瞪一眼然后从身边走过,很好。波特、韦斯莱,格兰杰……
  
  
  
  格兰杰从身侧擦过的一瞬间——余光捕捉到她刺眼的厌恶眼神。
  
  厌恶——?从容躯壳下憋了满腔的火气终于膨胀到了临界值——
    
  哦,够了吧,格兰杰!跟着你正义勇敢又伟大的救世主快滚吧!
  
  最好再他妈的别让我见到你,滚的越远越好。
  
  愚蠢多事的麻烦鬼格兰芬多。
  
  头顶的骷髅张着巨大的空洞眼窝,悲哀的注视着下方空荡荡的枯焦营地,仿佛洞悉了一切。
  
  ——我是一个马尔福。
  
  身份的悬殊,立场的不同无可逆转,有些事谁也无法改变。
  
  腔调分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谁也不会想到,纯血家族少爷的目光会曾被一个泥巴种所吸引!谁也不会明白,以狡诈著称的斯莱特林的马尔福在这个特殊的夜晚等待三人组大肆嘲讽一番只因他妈的放心不下某个格兰芬多!谁也不会知道,这个从一开始就不应存在,沉默了四年之久的不可饶恕的错误。
  
  ——跑吧,格兰杰!
  
  让一切从今晚了断。从此之后,你所厌恶的德拉科·马尔福再也不会做出这样大发慈悲的事。身后嘈杂仓皇的声音已消失不见,伸手接住一片干枯树叶,沉默片刻指肚发力将其碾碎,无语看着残渣从指缝滑落。
  
  “德拉科,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以为你知道这个时候该明智的待在何处。”脚步声在面前站定,蛇头手杖从黑袍下伸出发出沉闷的碰撞地面声。
  
  “是的,父亲。我不过是来欣赏一下这群人惊恐的表情罢了。如你所说,这很有趣。”
  
  抬起头露出标准笑容,拿捏出最能令父亲满意的理由,得到颔首示意后戴上深黑兜帽不露痕迹地融入阴影,头也不回离开了这片阴森的树林。
  
  所谓分道扬镳。
  
  只是但愿如此。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