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海.

自娱自乐的小透明

【摄哈】七吻.

#摄魂怪x哈利波特#
#尽量用小清新描写重口(bushi)#
#OOC,戏作慎入#

      “在太阳的圣光撤落前,你有七个吻的时间来逃离我。”

  他站在那里,逆着光,神情像一头倔强的小兽。

  风把他额前茸茸的碎发吹了开来。我为他不知从何而生的勇气而产生了一股沉闷的怒意,但幸而,还是从那双似乎无所畏惧的眼瞳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紧张的讯号。他在颤栗。再怎么说,他也不过只是个孩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圣人。”
  “我知道。”
  哼,空有一腔热血。冥顽不灵。

-第一吻.
「Scar」
  我靠近他的时候,他退了半步。

  可并没有逃开。
  风带起他的发梢,露出眉骨上方那条狭长的疤痕。那其实并不难看,只是承载了太多驱不尽的阴云。凑近它的时候,我听到心脏砰砰的跳动,听到了十多年前那滂沱雨夜里哀求的哭声。
  它在发烫。很疼。
  我退开,看着他因克制剧痛而发白的脸,“你该走了。”
  “我说过,我不会走的。”
  气压骤降了几分,心中恼怒上升一层逼近人使之被阴影笼罩。
  “这还只是开始。”

-第二吻.
「Nose」
  触到他的鼻尖时,那其实是冰凉的。

  我突然想到有一年圣诞节,外面飘着小雪。
  他从礼堂中跑出来,披着隐形衣,手里挂着一条红黄相间的大围巾。他说,这是韦斯莱太太织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冷,不知道你能不能戴。我知道我不该出来的。可我就是想见见他。
  他举着那条看起来就很厚的围巾时,冻的有些发红的鼻头,比红雏菊的花尖还要好看。
  可这一刻过去后,都不存在了。
  花的清甜,魔药的幽香,风里自由的气息,韦斯莱餐桌上萝卜汤的味道。
  都在离他远去。一去不返。
  我看着他。他也注视着我,摇摇头,一言不发。

-第三吻.
「Ear」
  哈利·波特的左耳上有一粒暗色的红痣。
  
  据说是小时候打碎了一个碗被姨夫揪着耳朵太厉害,掐出的血凝成一粒未愈的疤痕。
  我见过那一家人,每年暑假总会看到肥到流油的猪小子和猪伙伴们对着我的男孩谩骂追打,这个时候摄魂怪总要恶狠狠的以剖心挖骨的模样从天而降,与麻瓜们“不期而遇”,在身旁人捧腹的笑声中看着猪崽们屁滚尿流的奔回家。
  每每那个时候,大概是我觉得自己最不冷的时候。
  我在柔软的廓骨上烙下一吻时,他干裂的嘴唇动了动。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那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度过平安夜的那个傍晚。
  再见了,初雪的声音。
  
  
-第四吻.
「Eyes」
  他的眼睛很漂亮,像水晶,像猫。

  像七月微风吹过泛起波澜的黑湖湖面。
  他说他的眼睛像他妈妈,莉莉·波特,那个善良而伟大的女人,这也是唯一能让他对未见面的父母有所联系的凭物。我无法对这双曾以世上全部的天真目光注视过我的眼睛动手。因为我知道——
  这双眼睛,是我的全部救赎。
  “你走吧,波特,趁现在还早,不要再回来了。”
  他水潼潼的眼睛眨了眨,把夕阳一抹萧条的光辉一并揉了进去。
  “我已经抛弃了这么多,不在乎这一点了。”
  摄魂怪吻了他的眼角。这一次,带着敬畏与忠诚。
  此后,湖面生翳,波光不再。他的眼前只有幢幢绰影,模糊一片又一片。
  “这没什么,”男孩捋了捋额角,“你看,这和你不在时没有什么两样。”他说着,叠好眼镜揣进兜里:“只不过,我再也用不到这副总是坏掉的眼镜了。”
  
  
-第五吻.
「Throat」
  寒鸦扑朔着翅膀,栖在枝上。
  
  天已经有些凉了。
  第五个吻,落在他的喉上。他的脖子细嫩而白皙,尚未成熟的喉结微微凸起,里面有年轻的血液在沸腾。属于巫师的,带着哈利·波特独有气息的,年轻的血液。
  很久但不远的以前,他曾坐在那个长着抽人柳的山崖旁,夜风穿过孤月的钩牙照在他的镜片上。
  他说,你知道么,狼人在遇到猎物时总是喜欢一口咬断他们的咽喉,用利爪掏出他们的肺脏。很残忍,是不是?可他们恢复理智后又往往会后悔。
  虽然一切都已经无法逆转了。
  “你后悔么?”像执行死刑前的交托一般,我顿了顿,问他。
  然后,我听到了来自头顶上方的,由如此贴近的完好声带振动而产生的最后的清晰声音。“不。”

-第六吻.
「Hand」
  我看着那只手,它攥的很紧。
  
  粉嫩的指甲因为寒冷而有些泛着淡紫,弧度好看的月牙儿上方的指缝里还夹着些许黑黑的泥土。
  他是个瘦小的男孩。手很瘦,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棱线凹凸的骨骼。就是这只手,在第一次见面时稳稳的伸过来,掌心上躺着一块带着彩色包装纸的方块,你要尝一块巧克力吗,先生?
  我知道在一些事情上我总是拗不过他。让人无可奈何的直脾气。可我还是不想就这样认输。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此后,你将与你的魔杖朋友绝缘。”
  他沉默,良久,从微张的嘴唇中扯出破絮一般的微弱呢喃。像一声叹息。
  “这下……你终于赶不走我了。”

  记忆中的巧克力,“啪”的一下,摔落到了地上。

-第七吻.
「Heart」
  他嶙峋的肋骨里,禁锢着一个强大的魔咒。
  
  “你赢了,哈利。”
  有风遥遥地从我们之间穿过,带走枯草成熟而糜烂的波浪。风,依旧只有空荡荡的风,或许还有几颗黯淡的星子。
  “你有一颗你父亲的,属于格兰芬多的心。它战胜了我,而我将取它带你远行。”

  他站在那里,逆着光,安详的像一只熟睡的小兽。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双无神的灰绿色眼睛在颤了几颤的睫毛下缓缓闭上,他面部肌肉动了动,保持着一个微笑,拉开了右方的衣领。
  鲜活的、律动的、赤坦坦挣扎着的。

  最后的光沉了下去。
  我听见远处草地被衣袍划过的沙沙声,夜枭的咕叫从树林里缠绕枝桠的藤蔓上绕过,送响了傍晚时分的钟声。
  “再见,救世主。”
  我抱住他,听着那颗令我留恋的心脏缓缓上冻而滞懈的声音,贴上了一吻。
  
  “再见。”

  迈入沉沦的黑暗中。
        我们一起。走吧。
       

评论(3)

热度(7)